勉强维持至1997年的它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

  •   90年代初,在国之南的雷州半岛上有着这样一家神奇的车企;它本是地方政府与“东洋别摸我”产下的孩子,少年时期妈疼爹爱,两方的政策扶持与技术支持让它迅速打开市场,靠着一台323(福美来)一时间风光无二,前途光明一片。可到了发展中期,因为企业缺少生产资质导致其车型无法在全国投放,勉强维持至1997年的它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直到98年被“老大哥”一汽接盘,从此再无出头之日。

      从被一汽接盘开始,就注定了它悲剧的未来,当年那个携手并进的“合作伙伴”也开始一步步远离它,从全面合作到技术支持,再到北上与长安、一汽联姻。到2006年,它已经彻底被抛弃。

      “我回想起那天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它的青春停在了2005年,最后的光荣也停在了“新三样”之一的第一代福美来(323)身上。由此作为节点,开始自力更生的它却再也没翻过身,重振雄风遥遥无期,马自达也成了它挥之不去的心中梦魇。

      目前,根据所罗门矩阵官网信息显示,预售票房合作单位除SoLoMo系统的两轮计100万张外,其他的电影票预售合作伙伴已经在短期内快速完成数百万张。尽管最终票房成绩颇为可观,但影片《坏爸爸》背后的出品公司和宣传公司却疑点重重。

      早已没有马自达技术支持的福美来如今已经出到了第四代,官网对这款车的介绍是“福美来是传承一汽海马20年轿车技术积淀,基于真正轿车平台打造、具备纯正轿车血统的产品”。诚然,这段话溢满了的宣传意味我们都能感受到,但这背后渗透出的思想内核却让我感到阵阵恶寒,马自达与它的技术早已离你远去,为何还要与它纠缠不清呢?

      2017年10亿的亏损也把海马的未来从发展与不发展的问题上升到了生与死的高度。就目前来看,海马终于有了与过去决裂的决心。北京车展连推8款新车,全新logo的推出,全新家族语言的确立都印证了这一点。

      经审议,监事会认为:公司使用不超过6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决策和审议程序符合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2 号一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办法(2013 年修订)》等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要求以及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办法》的规定,是在保证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设资金需求的前提下提出的,不会影响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正常进行,也不存在变相改变募集资金投向的情形,同时有利于提高募集资金使用效率,减少财务费用支出,不存在损害股东利益的情况,保证了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