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森健身多店关门仅个别店被接盘 记者揭示背后

  •   12月初,申城一拥有37家门店的健身品牌奥森健身约20家门店在几天内接连关门,会员无法办理退款手续。而据媒体报道称,关门潮的“导火索”是该健身品牌一名高层被公安机关逮捕,导致资金链断裂。

      20多天来,关门门店的会员们为了挽回损失,组建了大大小小的维权群抱团维权。但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已经关门或即将关门的门店里,目前明确有下家接盘并恢复开门营业的,仅有奥森同济路店。其他门店,有些仍在协商中,有的则关门后音讯全无。

      门店关闭后退款希望渺茫,会员们大多对此心知肚明。相较之下,下家接盘让会所重开、或者会员整体转至其他健身会所,或许更为可行一些。但奥森关门潮发生以来,据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有进一步进展的奥森门店寥寥无几。

      牛车网:最近百度陆奇的离开,有舆论认为百度的apollo计划会搁浅,您对apollo有了解么?您怎样看待陆奇后时代的百度AI计划?

      同济路店是最先被下家接盘的关门门店。据会员们提供的一份12月15日贴于门店门口的通知称,一家名为“上海瀚健身”的健身会所已成功接手,进入试运营阶段。在通知中,“瀚健身”要求会员们前往前台重新进行登记,以便核对剩余的会员时间。

      日前,记者前往位于宝山区同济路创邑幸福湾内的原奥森门店了解情况。这家店位于创邑幸福湾里侧,远远看去,健身会所外墙上奥森的广告仍未拆除,非常显眼。但门店正门处以及顶部的招牌上,“奥森”两字已被拆除,“瀚健身”的字样则张贴在了健身会所的玻璃门上。记者推门进入会所内部,正值中午时分,会所内放着音乐,仅有一两名会员正在跑步机上健身,几名教练站在前台处闲聊,看起来一切已恢复正常。记者向前台核实接盘一事,前台确认目前正在登记会员们的信息,但接下来怎么运营“目前还不清楚”。而据同济路店的多名会员反映,接盘的这家“瀚健身”目前还算“厚道”,未要求会员“续费”。

      记者随后又从奥森同济路店所在的友谊路街道了解到,街道相关部门为了协调健身会所接盘也费了不少功夫,接下来,“瀚健身”在正式运营前仍有不少的手续需要办理。同时街道确认,接盘的这家健身会所是奥森介绍来的,而这也是接盘成功的关键。

      除了奥森同济路店,奥森平凉路店、中山公园店等也先后传出有下家接盘会员和门店的消息。以奥森中山公园店为例,负责具体运营的“唤潮健身”先是称可以给会员们退费30%;遭到拒绝后,近日又提出方案称,会员们可以支付一定的费用后,将会籍转移至曹家渡悦达889的舒适堡。但最终方案至今仍未确认。

      除了上述几家奥森门店外,其余关门门店大多仍一张“告示”贴到今天。如号称会员人数最多的奥森“共和国际”门店的会员们称,几周来已经前往门店数次,但除了一张告示要求大家前往彭浦新村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登记信息外,无人知晓共和国际店接下来会怎么样。

      登记信息管用吗?奥森会员朱先生还有10多节私教课没有上完,他前往长阳路市场监督管理所登记信息时,工作人员直言不讳:市场监督部门只能帮忙调解,但前提是门店负责人得找得到;实际上奥森很多店关闭后,负责人也随即失联。如果负责人始终联系不上,会员们只能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了。朱先生告诉记者:“听到让我去走法律途径,我心都凉了!”

      以位于新村路1501号5楼的奥森大华店为例,门店关门后,2000多名会员组建了多个微信群,多方奔走维权。会员代表邵女士告诉记者,门店关门后,会员们首先找到了负责出租场地的三房东“浩康”公司;但浩康称,他们联系不上负责具体运营的“享瘦健身”负责人王某。街道市场监督管理所曾通过场地大房东“中环陆家嘴物业”联系上了王某,但王某仅反复强调“自己没钱了”,拒绝露面与会员协商解决办法。

      见联系负责人这条路行不通,会员们转而与场地租赁方和政府部门协商,敦促他们积极协调一家第三方来接盘,但这条路亦十分“艰难”。原因在于接盘就意味着要承担起会员们尚未消费结束的会籍、背上债务,哪会有企业轻易愿意接盘?会员们希望,场地租赁方不妨出让一些利益,给予一定的租金优惠,以此来吸引第三方进驻接盘。

      “为什么高层被抓,会导致门店大规模关门?”随着维权的深入,奥森的不少会员觉察到了事情的种种不合理之处。

      奥森共和国际店会员钱女士告诉记者,门店关门后,负责与她联系的一名销售告诉她,实际上销售们早就知道要关门,在关门前,店方还要求销售们“冲一波业绩”。在钱女士看来,高层被抓只是一个“契机”,给了这些门店一个名正言顺的关门理由。

      记者随后找到了熟知健身会所运作的一名业内人士,他告诉记者,钱女士的看法并没有错。奥森关门潮的背后,根源是健身会所的经营“套路”,而这一深层次问题并没有受到足够的关注。

      据这名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的健身会所市场上,大多数会所几乎都是零资产运作。即大约只需要50万的启动资金先将场地租赁下来、门面稍作装修,再招几名前台和销售,就可以开始卖卡了。按照时下行业的“潜规则”,健身卡都是5年一卖,时间越长越优惠,“5年5000元”是普遍的行情,“不计成本,只为多卖卡”。通过这种畸形的促销,一般来说,第一个月健身会所就可以卖到300万的销售额。此时,会所可以用这300万将器材配齐。第二个月如法炮制,又可以赚得300万。第二笔300万可以解决请教练、排课程的费用。到此为止,一家健身会所就已基本成型,可以对外营业了。

      业内人士称,通常来说,从第3个月起,一家健身会所就可以实现盈利。即售卡的收入足够支付租金、水电、工资等成本开销,一些健身会所的老板甚至还会将资金挪作它用。但是,一家健身会所的客源,大多来自周边的活跃人群,总量是有限的,办卡的销售收入只会逐渐下降。中间可能会所会用各种方式促销,劝说会员延长会籍,但总体下降趋势难改。“2年左右是个拐点,没什么人来办卡了,但每个月水电煤一分不少”,到这时,会所的老板就会谋划着“跑路”了。常见的,一些会所会以转让为由,让新的老板接盘,新老板接盘后,会以“激活”等种种借口,让会员充值延长会籍,延续一个新的“2年周期”。而消费者购买的5年会籍永远用不完。

      “市场上的健身会所大多数都是这样‘空手套白狼’,而这也是健身会所普遍活不过2年的原因。”据了解,奥森与这些门店之间,大多以股权转让的方式入股经营,股权转让并不会给这些门店带来用于延长生命周期的资金,因而,“有没有奥森,这些店都是迟早要关门的!”

      健身会所关门跑路已屡见不鲜。仅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今年就曾报道过申城另一家劣迹斑斑的健身品牌金仕堡关门跑路的新闻。健身会所频繁关门跑路,其畸形的经营套路应引起监管部门的足够重视,予以监管。不妨对健身会所的经营资质、企业规模与经营能力是否相匹配、发卡额度与实际消费比例是否适当几个方面,对健身会所的经营模式予以规范。

      而对于消费者来说,眼下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开健身会所挖下的这些“坑”。业内人士建议消费者,在健身会所办卡,不管销售员如何花言巧语,应该坚持以下几个原则:

      一、购买会籍最长不应超过1年;“5年5000元”的便宜贪不得,几乎没有消费者能将5年的会籍用完。而且,业内人士称,会所以“5年5000元”的价格销售会员卡,几乎就是做好了随时关门跑路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