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底层就是互联网和大数据

  •   85后金牛座的杨歌,用了10年的时间,从一名连续创业者转型为投资人,并在投资圈中站稳脚跟。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在这两年收获了创投界不少奖项和赞誉,这得益于“二八法则”的完美应用,他将80%的精力投入到他认为重要的人和事上,并搞定他们!

      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的背景,让他有着快速学习的能力,他曾总结过几千个行业框架,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

      “要在一分钟之内确定这个人50%的水平,用两周左右的尽职调查过程认识项目的20%,剩下的30%,用三年时间和创业项目共同成长,日久见人心,投资就是这么一个过程。”在杨歌看来,投资一定是在众多的理性之中形成艺术的平衡。

      牛车网近日针对像百度陆奇离职、造车新势力、区块链等热点的事件对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进行了专访。

      牛车网:判断一个公司好坏,行业和赛道只占这件事情的10%—20%左右。汽车智能是不是一个好的赛道?除了行业和赛道,您认为还有其余的80%还有哪些因素?

      杨歌:一个公司好不好,技术产品、行业宏观都只是一方面,更重要是看它的运营能力和运营效率,特别是在这几年,看的是精细化运营和系统化运营的能力,我们非常关注。一个新型的公司是否能在短期内把大量的资源整合起来,并且发挥作用,需要搭建一套高效、完整的运营体系。运营管理之外,如品牌建设能力、资本运作意识也都非常重要。有的公司项目做得很好,每年利润和收入,成长性都不错,但是不会运用资本的力量,很迅速就被会运作资本的公司超过并占领了市场,头部优势就没有了。

      在今年人工智能和芯片这个领域热度很高,所处在这个赛道的项目会加分,但并不代表着做人工智能芯片就一定能成功,因为它仍然只影响10~20%的。智能制造和智能汽车实际上是指系统化操作的智能化新一代的电子系统汽车。汽车里面有三个电控系统,第一是现在最新潮的电动能源系统,第二是这个自动控制系统,还有一个是传统的电路系统。

      提供辅助驾驶的自动控制智能系统。和自动驾驶,这两部分共同组成了智能汽车的核心。对于自动控制部分,我认为是这两年发展重点,是很重要的升级过程。目前都是各大公司自行研发,或者和一些公司进行模块化的合作。

      第二点,我认为大家对自动驾驶的预期有些偏向过于乐观。我们都知道从L1到L5,现在大部分公司都处在L3的阶段。之所以做智能驾驶,都是相信短期之内能够达到L5才去做的,但达到L5的难度是非常非常巨大的。现在的整个交通环境并不是非常乐观,我认为大家低估了这件事情的难度。目前它还不是一个成熟的赛道,价格也在普遍虚高,而它的难度是被低估的。就目前的所有大城市交通道路状况,L5是完全没有办法实现的。除非是在特定城市,重新搭建一套完全标准化的交通体系,才有可能实现。

      牛车网:有汽车行业的专家认为智能网联有两大挑战:最主要的挑战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如何真正突破和掌握高级别自动驾驶所需要的关键技术,二是如何解决跨领域甚至跨行业合作过程中的协同问题。您是否赞同这一观点?

      杨歌:我认为智能化还处在模块化打磨的过程,它属于一个大的智能制造环境,现在加在某一个应用场景里,都比较牵强。人工智能离完全商业化还有一定距离。但在产业升级,B端企业之间的合作,人工智能还是可以明显直接发挥出商业价值的。而对于大部分大家所设想的环节和场景,现在还不能直接发挥作用。

      牛车网:最近百度陆奇的离开,有舆论认为百度的apollo计划会搁浅,您对apollo有了解么?您怎样看待陆奇后时代的百度AI计划?

      杨歌:陆奇在百度做的第一个案子与我的一个好朋友创办的渡鸦科技相关,他刚上任不久后百度就主导并购了渡鸦科技。陆奇的离开势必会对apollo计划有一定影响,而对于后面AI的计划,我觉得百度需要及时作出调整。

      牛车网:此前您和硅谷的著名speaker Steve Hoffman畅聊对未来的看法,其中Hoffman说他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同学中,学习最好的和家庭条件最好的一批精英,有很多都去搞飞行汽车了,但直到今天飞行汽车也没实现。您将其归结为“伪未来产品”。我们如何去识别“伪未来产品”?

      杨歌:这种东西我管它叫做“科学奢侈品”。科学奢侈品就是绝大部分人这个在商业定位和想象的未来的时候,都是依照于自己在当前的知识体系思考的未来。

      未来一定是基于同步价值曲线发展的新科技。比如基因工程发展非常非常快,未来可能我们用的东西,它可能是有生命的,进行局部培养后,屏幕可能会有自我修复、自我成长功能。是生物加电子化结合的东西,有半机器人,半生命的状态。

      牛车网:如2014年的智能硬件,2015年的O2O和P2P,2016年的供应链B2B,VR、AR,2017年共享和消费金融贷,到今天区块链也火起来,您是怎么看待现在这一现象,现在谈到任何行业,似乎都要和区块链结合,您认为汽车行业和区块链可以有怎样的结合?

      杨歌:这个现象简单地介绍一下,从宏观来讲叫做“没风找风”,从微观来讲叫做“有风借风”。宏观就是市场风口,前面20年的大风口是互联网,互联网是真实存在、有价值的一个大浪潮。互联网过去了之后,载体不够明显了,开始“没风找风”,这里面有实的,有虚的,有长的,有短的,但都不如互联网如此完美的落地。

      比如共享这个概念型风口,互联网是一个蕴含巨大价值的行业。共享只是一种商业模式,而互联网是一种科技加技术加产品加模式,加整个市场的风口,分清楚浪潮的长短很重要。

      今年的区块链是一个中波段浪潮,像共享是一个特别典型的短波段浪潮,风口很快就会过去,像智能硬件的风口持续了一年时间,虚拟现实风口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原因是因为资本和市场创业者都在追逐浪潮,追逐风口。但是其实大家都不是特别清楚每个风口可以持续多长时间,一定是少部分人对于行业认知有深度的人才会理解到这个事情。再说回到人工智能,它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非常长时间的浪潮,这个浪潮是真实存在的,它是建立在信息化、数据化、大数据、区块链基础之上的,它在未来的10年到20年将成为一个真正的主流浪潮。

      现在为什么说区块链很有意思?因为它是一个非常不典型的风口。风口是什么?趋势和时机的结合。区块链既是一个有效的、模块化的工具,它是一个中高层的技术,同时又有一定价值。区块链并不是底层技术,如互联网、大数据等等。区块链的底层就是互联网和大数据。

      区块链是把所有通过互联网所收集记录下来的信息,进行模块化、标准化的一种工具,实现这种工具的两个重要特点,一个是分布式存储,可以使所有数据同步并行,不可篡改。另外一个是加密,使得数据安全性得到进一步保障。

      能够把模块化、定量安全的所有数据制定成行业规则,然后进行交易、流转打包成合约,标准化合约定义行业的一个标准,把行业变成证券化,这是区块的价值。上层叫应用层,定义成标准合约之后,合约就可以进行流转,具有金融价值,这就是应用层。绝大部分关注区块链的人都紧盯着应用层,到底它的下层对应的是什么?实体行业到底计算方法是什么?有没有数据价值?这些都无暇思考。

      所以我说区块链是真实价值和泡沫的混合体。区块链不是一个纯粹的风口,也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它两者兼备。它又不是很底层的技术,所以无法像互联网那样,从1967年开始到现在持续了50多年的时间,区块链绝不会持续50多年的时间,它完成它的历史意义就会退出历史,它也不会像共享一样,很快被人淡忘。

      区块链、互联网、大数据是技术、工具层面的,要和汽车、农业、生产制造、消费文娱等行业进行结合,是横纵两条线。基于技术的新生事物和传统的实业进行结合。

      别克商标中形似“三利剑”的图案,依次排列在不同的高度位置上,给人一种积极进取、不断攀登的感觉,别克轿车的英文车标来源于该公司的创始人大卫别克的姓氏。而整个商标是一只展翅的雄鹰即将落在别克的英文字母上。它象征着别克是雄鹰最理想的栖息之地。

      第二点,就叫刚才说的“有风借风”,如果有价值又乘风而上,这叫有水平。比如巴图鲁这家公司,它整合了汽修供应链,有100万种SKU,整个供应链条和交易环节非常复杂。通过大数据的方法再往后走就可以形成区块链。建立了行业规则,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建立了商品标准之后,就可以建立支付标准和流通的标准。

      牛车网:最近有一张新造车品牌LOGO的图,后来还真有人把所有企业名称给填上了。目前您怎样看待这些新进的造车势力?

      杨歌:这无异于两年前的共享单车。智能制造和智能汽车不会像共享风口那么短暂,目前形成的这么多品牌竞争是一个典型的风口竞争。绝大部分我看到的新品牌的汽车公司只有一个logo,连生产线都没有,甚至于大部分产品还停留在图纸上,然后就叫出了高昂的估值。

      杨歌:我近期在关注供应链,从B2B到产业升级到消费零售,供应链衔接重要的四个环节,第一个环节,生产、制造、加工、进口,第二个是供应、物流、仓储,第三分销、批发、快递物流。第四零售、终端。

      在农业上,从田间生产到进口,农作物加工后到大型的仓储、贸易、物流,然后卖给采购商、经销商,经销商再不断地卖给下游的经销商和批发商,最后卖给零售商,这就是供应链在农业上的链条。第一产业农林牧渔,第二产业生产制造,我们都一直在关注。

      汽车是比较典型的第二产业。我们投的车后企业德师傅,我们在汽车上主要是在to B上也做了一些布局。

      牛车网:2014~2015年一批汽车后市场的项目发展得很蓬勃,但昙花一现,风口持续的时间很短暂,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杨歌:这和国家政策有关,先说为什么14年、15年会呈现上行趋势?因为中国的汽车后市场的规模非常大,但是提供服务的公司不够多,是典型的供小于求的市场。比如美国汽车维修和后市场的供应能力是中国的3到4倍以上。2017年,国家出台了特别明确的政策导向,规范化汽车后市场行业,要求与节能环保接口,要求整个行业从160万家企业要缩减到20万家整合型企业。2017年市场供大于求,供给混乱程度比较高,缺乏标准,产生了环境污染、管理难等问题。

      杨歌:从市场需求来讲,有很大的发展态势。第一,中国整个汽车后市场需要更加规范化,还有很多需求没被供应到。第二,新一代的汽车电气化,汽车智能化,还有很大的增量需求。一个存量市场,一个增量市场,我认为不能说是井喷式增长,但需求还是很大,还有很多价值空间。另一方面讲,在这个政策的推动下,不同的公司合并在一起后是不是有文化相合,管理效率是不是足够高等问题,真正完成整合需要长时间的摸索。有整合,就有机遇,谁能创造新模式就有机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